農歷文學網 > 地獄綜藝秀 > 第二百二十二章:進局子
    沒過多久,段不斷的意識就漸漸清晰了,他在朦朧中努力的試圖睜開自己的雙眼,只不過由于失血過多的原因,導致他無法真正的恢復,只能是保持現在這種狀態。

    “喂!你聽說了嗎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躺在地上的這個家伙,竟然將魔一隊的五名警察殺死,十多名警察負傷,要知道魔一隊的那二十多名警察,可都是全副武裝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雖然,現在的段不斷處于一個似醒非醒的狀態,但對于這些惡魔說的話,還是大致聽清楚了,這個躺在地上的人,自然是在說自己,至于那什么魔一隊之類的,應該說的是與自己打斗的那些警察吧!

    從這幾個人的話中,段不斷得到了一個很重要的信息,那就是與他戰斗的那二十個惡魔警察,其中有五名警察被自己殺死了,還有十幾名警察被自己打成重傷,這樣說來,他自己還算是挺厲害的,以后在軍隊里面,最起碼也能當一個隊長之類的職務吧!

    但是,他又轉念一想,出現了這種事,自己究竟是該笑還是該哭,笑,自然是因為,他的實力在這些惡魔中間也很厲害;哭,則是因為,在他得知有無名惡魔警察死亡之后,地獄治安屬打算用什么樣的罪名來懲罰自己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段不斷就是一陣頭痛,萬一地獄里面的法令是殺魔償命的話,那么他的結局估計不是很好,殺一個惡魔尚且需要償命,像他這樣殺了五個惡魔,而且還是惡魔里面的公職魔員,這樣一來他何止是需要償命,死上四回都不夠還的,最起碼要死上五回。

    “你這個混蛋!”

    就在段不斷一個人胡思亂想的時候,一道粗獷的聲音傳了過來,緊接著,段不斷就覺得自己的衣領似乎被人提了起來,他勉強的睜開了自己的眼睛,入目就是一張不知道怎么形容的面孔。

    總之,這張面孔絕對不是人類的,但想要詳細形容的話,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,反正從這張面孔上看來,這家伙絕對是一個惡魔,至于是什么惡魔,那就全憑大家自己腦補了。

    段不斷輕而易舉的,就被這個粗獷的惡魔提了起來,他的眼睛大致上瞥見了這個惡魔肩膀上的徽章,從樣式上面判斷的話,這個家伙應該是地獄治安屬里面的一名長官,至于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職位,這就不是段不斷所能知道的了,他現在對地獄里面的這些東西還沒有搞清楚。

    當段不斷被這個粗獷惡魔提起來之后,就聽到這個惡魔扯著嗓子喊道:“你這個小子,別在這里裝死,趕快告訴我你的基本信息,否則的話,我將代表地獄治安屬將你治罪!”

    “咳!”

    段不斷咳了一口血塊,有氣無力的笑道:“治我的罪?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粗獷惡魔的眉頭皺在了一起,有些奇怪的問道:“你什么意思,認為我不敢將你治罪嗎?還是說,你這個家伙有什么庇護!”

    “都不是!”

    段不斷搖頭笑著:“我只不過是一個無名小卒,地獄之中的匆匆過客,怎么敢不相信這位長官說的話,而且我也沒有什么依靠,只不過,我將自己的身份告訴你,你就會不治我的罪嗎?”

    “額!”

    粗獷惡魔聽到段不斷的話,有些啞口無言,他這樣只不過是例行公事,對于地獄中所有被帶到治安屬的惡魔,他開始的時候,第一句話就是這個,可他今天遇到了段不斷,這么一個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,反倒是不知道怎么回答了。

    只能是煩躁的說道:“這根本是兩碼事,我問你的問題,與你究竟會不會被治罪,完全沒有什么沖突,要知道,你犯了多么大的罪,不僅在公共場合打斗,而且還敢暴力抗法,僅這一條,就可以讓你把牢底坐穿,甚至是將你處死,都不是什么太難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這不就得了!”

    聽到粗獷惡魔說的話,段不斷更加的有恃無恐了,對于一個人來說,沒有什么事情是讓他可以感到絕望的,除非死亡。

    但是,當他得知自己接下來無論如何都會死的話,那么也就沒有什么好恐懼的,因為一個注定要死的人,還會畏懼什么呢?

    “既然不論結果是什么,我最后都是免不了一死,那么在死之前,我還是想讓自己過的舒服一些,最起碼,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。而現在……!”

    段不斷眼神不屑的撇了這個粗獷惡魔一眼,緩緩的說道:“我所不喜歡做的事情,就是告訴你我的個人信息,哈哈哈……!”

    說完這句話,段不斷就爆發出了一陣放肆的笑聲,這個時候的他才真正的感覺到的痛快,自從來到這個地獄之后,就一直沒有這么痛快過了,整天被這些惡魔所擺布,什么都不知道,什么都做不了。

    甚至于,連自己想吃什么東西,這樣一個簡單的事情都無法決定,整天還要為自己那并不高昂房租而煩惱,這樣的感覺讓他十分的不爽,而今天,正是他將這種不爽發泄出來的大好時機。

    只不過,他完全沒有想過,自己將這些話說出來之后,他自己的確是爽了,可是他讓別的惡魔不爽了,這個別的惡魔并非旁魔,正是段不斷面前的粗獷惡魔,地獄治安屬的長官。

    地獄治安屬的惡魔長官的嘴角微微抽搐著,他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放肆的惡魔,段不斷這個時候的長相雖然是一個人類,但地獄治安屬的長官還是認為,這個家伙只是一個披著人皮的惡魔。

    “簡直是無法無天,我從未見過如此猖狂之魔,來魔,給我把這個放肆的家伙帶下去,讓他交代清楚自己所犯的罪行,讓他明白,地獄治安屬是什么地方!”

    惡魔長官憤怒的將段不斷摔在地上,指著一名小惡魔大聲命令到,今天這個惡魔著實將他的怒火勾了起來,他雖然不是一名大惡魔,由于自己的真實戰斗力,也差不多達到了一般大惡魔的水平,所以被上面的領導破格提拔。

    可也正是因為這一點,他被其他的大惡魔級別的警察所鄙夷,以為他是靠著一些骯臟的手段上位的,一直以來都被那些大惡魔安排,負責審問進入治安屬的罪犯,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,粗獷惡魔的脾氣一直以來都不好,這是地獄治安屬里面的警察所清楚的事。

    只不過平日里來,也沒有什么不開眼的家伙,敢來招惹這個憤怒的惡魔,因此沒有見過粗獷惡魔發這么大的火,可今天來的這個惡魔,竟然敢將粗獷惡魔惹得如此憤怒,真是絲毫不嫌自己命長。

纽约黑帮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