農歷文學網 > 地獄綜藝秀 > 第二百零三章:新式料理(終)
    段不斷不想成為弱者,可不想成為弱者的前提,就是先要成為強者,而強者的首要能力就是“克己”,只有達到這一點才能稱得上是一個真正的強者,正如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慘淡的人生,敢于正視淋漓的鮮血。

    漢尼拔看著段不斷在細細品味嘴中血肉的滋味,他先是愣了片刻,緊接著就發出了爽朗的大笑:“不錯,你小子還真是不錯,看來愛倫·坡還真的沒有選錯人,以后的生活可真是精彩了,不會像現在這樣無聊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話,漢尼拔也拿起了盤中的小刀,右手隨便一劃,就見女孩胸前的位置少了一小塊嫩肉,漢尼拔將肉用叉子叉起來,拿在自己的左手上把玩著,似是在思索著什么。

    過了沒有幾秒鐘的時間,他便開口說道:“你小子可真是沒有常識,腿上的肉有什么好吃的,要知道這個部位的嫩肉,才是最為鮮美的,而且你的吃法也未免太過于粗魯了,這吃可是一種文化,你還得好好學學。”

    漢尼拔的話語中不乏鄙夷的意味,對他來說,段不斷的吃法著實入不了他的眼,要知道他可是一個懂得享受生活的惡魔,對他來說美食不僅僅是要吃飽,更加要吃好,說起來容易,但做起來困難,這可是一門不小的學問。

    在漢尼拔將段不斷鄙視一番后,只見餐桌上不知道什么時候出現了幾碟調料,其中像鹽巴、芥末、胡椒、花椒之類的東西已經是見怪不怪了,但除了這些日常生活中就能見到的調料之外,還有一些聞起來就稀奇古怪,顏色看起來更是從未見過的調料。

    漢尼拔指著這些調料介紹道:“這些調料之中,大部分想必你都見過,也不需要我再多加贅述,可是這里面有一些調料我想你也許會有疑惑,因為這些都是我的獨家秘方,要不是今天心情好,外加上你這小子還讓我看的過去,我又怎么會拿出這些珍藏,你就看好了真正的美味是怎么享用的吧!”

    漢尼拔將一點兒辣椒面和鹽巴,放進了一碟段不斷從未見過的調料之中,這碟調料看起來是白色的粉末,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里面放的是面粉,但段不斷卻清楚的嗅到了,這白色的粉末散發著一種淡淡的清香,隔了幾十厘米,段不斷在聞到這碟調料的時候,都能感覺自己整個人仿佛都要飄起來了,靈魂好像要脫離身體的束縛飛出來。

    看著段不斷疑惑的樣子,漢尼拔也加以解釋的說道:“這碟調料可是我最優秀作品之一,我將其稱為‘白蘭香’,只要將這塊肉沾上一點‘白蘭香’,絕對能讓你忘記自己,甚至于靈魂都感到顫抖。”

    說著,漢尼拔便將左手叉子上的一小塊肉,在這碟調料上沾了幾下,不得不說漢尼拔挑選的位置非常精準,這個部位的肉雖算不上是最精良的,卻也算得上是人體中的佳品了,要知道這里的肉質白嫩細膩,每次都令漢尼拔回味無窮。

    漢尼拔將這塊肉直接沾上了調料,要知道這是剛剛切下來的肉,還沒有做熟加工,肉上面還不挺的往下滲著鮮血,只不過這樣的好處就是,調料在肉上面鋪灑的很是均勻,新鮮的血液正好將調料與這塊肉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漢尼拔在做好這一切之后,他自己并沒有直接享用,而是將這塊肉遞給了段不斷,看著坐在自己面前的段不斷,他點了點頭,說道:“你先嘗嘗吧!像你剛才那樣的吃法,根本就是在暴殄天物,品嘗一下地獄最偉大的美食家的作品,這樣的機會,就算是元首都享受不到的。”

    段不斷沒有理會漢尼拔的自吹自擂,他知道這家伙說的也不算錯,也足以稱的上是地獄里面最偉大的美食家了,因為地獄里面大多數的惡魔,都不會像他這樣費盡心機,整天想著做料理,只要是食物惡魔們基本上不會太過于挑剔。

    而且,對于一些大惡魔來說,根本就不用進食,以前吃人類是為了提高自身的實力,只有實力提高了,這些惡魔的壽命才能提高,但自從元首創造出了提取七原罪的方法之后,大多數的大惡魔們都不太會去吃人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通過簡單吃人獲得的力量,根本沒有直接吸取七原罪來的快速和精純,這樣一來吃食人類的作用,就顯得無比雞肋了,外加上這些大惡魔們不會有什么閑心情,整天琢磨著怎么做美食,對他們來說不斷的吸取七原罪,提升自己的實力,獲得更多的資源才是正經事。

    只不過,在極少數的情況下,這些大惡魔們才會享受這些口腹之欲,抓一兩個人類過來打打牙祭,除此之外他們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吸取七原罪,也不知道像漢尼拔這樣整天不務正業,不是想著怎么研究人體的秘密,就是琢磨著人肉怎么樣才好吃,怎么將自己的實力提升至大惡魔水平的,這可真是一件奇怪的事,或者說這家伙根本就是一個天才,不,應該說是“怪才”。

    面對漢尼拔的好意,段不斷并沒有什么拒絕的意思,他很淡然的接過了漢尼拔手中的叉子,將肉拿到了自己的眼前,細細的打量了一番,接著用鼻子在上面細嗅著,在嗅到調料中散發出來的清香時,段不斷的眼睛不住的微瞇了起來,這的確可以稱的上是極品美味,最重要的是這名為“白蘭香”的奇特調料,給這塊肉增色不少。

    段不斷細嗅了幾秒,便微微的張開了自己的嘴,將一整塊肉都放了進去,這一塊肉其實也沒有多少,只不過是一小塊而已,一口吃下去根本沒有什么困難的,在段不斷將肉放入口中細細咀嚼的時候,他整個人都飄飄然起來,原本因為克制自己的情緒,而繃緊的神經現在也不自覺的放松了下來。

纽约黑帮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