農歷文學網 > 地獄綜藝秀 > 第一百四十一章:吸血鬼萊斯特之生活
    生活就是如此,平淡而又不起波瀾,當段不斷將最后一個任務,交給自己的律師羅杰之后,他留給了萊斯特的母親足以舒適的渡過一生的金子,又讓羅杰找一些經營高級裝潢用品的商人。

    四個小時之后,段不斷與他的凡人朋友們,已經徜徉在物質財富的天堂里,他細數著自己想要的一切,最起碼是要將自己的家裝飾的華麗一些,讓自己過的舒服。

    什么真皮沙發和坐椅,名貴的瓷器和銀盤,漂亮的布匹和組合雕塑,這一系列的東西,段不斷都吩咐人將其挑出來,打包運往南方,他將自己未來的居所選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當這一切都結束之后,所有的都安排好了,段不斷自己內心也了無牽掛的時候,教堂的鐘聲在白色的屋頂上敲了三下,這個時候的段不斷已經覺得有些饑腸轆轆,他要開始用餐。

    而且,他用餐的時候并不用去什么餐廳或者是飯館,他只需要在街上四處游蕩,總會有那些自以為是的獵物上門,貪婪的小偷,狂妄的殺人犯,這些都是他的食物。

    當然,在這個空蕩蕩的鄧普洛大道上,這些東西顯得是如此稀疏平常,骯臟的積雪被馬車的車輪壓成泥漿,周圍的空氣中都彌漫著血腥味,段不斷深吸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他喜歡這樣的味道,雖然在這個瘋狂的世界里面,人性是如此經不起推敲,一切都由罪惡在作祟,但段不斷喜歡這樣的罪惡,他更加的喜歡享用那些充斥著骯臟思想的人們的血液,這會讓他精神振奮。

    于是,真正的狩獵開始了,這是一個平靜而瘋狂的夜晚,今夜注定了是一個血色的,段不斷開始在巴黎的街道上大肆飲血,就好像這個城市該是由血液鑄成的。

    這件事做起來并不麻煩,段不斷什么都不用做,只需要穿著一身黑色的名貴披風,走在被黑暗籠罩,燈光照耀不到的地方,就自然會有這些蛇鼠之輩出現,他們都是一些瘋狂的亡命之徒,或許會因你口袋里的幾枚硬幣而將你殺死。

    這是不需要什么理由的,就僅僅是因為生存而已,像是在自然界的生物鏈之中,弱小的生物被強大的生物吃掉,而強大的生物被更加強大的存在吃掉,這本身就是自然發展,宇宙運行的規律。

    只不過,在這個自然界中出現了人類這樣的生物,他們開始成群的繁衍,并且學會了使用工具,最終建立起了一個完整的社會體系,在這個完整的社會體系當中,一些弱小的人類得以生存下來,美其名曰:“社會保障制度”。

    段不斷并不知道這種制度有什么壞處,當然他也沒有看出之種制度的好處,在他的心里一切的保障都是別人對你的恩賜,當然,有些人或許會有與他截然相反的看法。

    段不斷也不會固執到堅持己見,如果有人可以告訴他社會保障制度的好處時,他也可以改變自己的看法,這就是真理的誕生,真理之所以為真理,并不是因為它就是一成不變的,而真正的真理是可以發展的,只有不斷發展完善的真理,才能被稱之為真理。

    就在段不斷思索的時候,就已經有獵物送上門來,可是這個獵物自然不會覺得他自己就是獵物,現在在這個獵物的心里,這個身著名貴披風,看起來弱不經風的青年,孤身一人走在黑暗的街道,這才是真正的獵物。

    可是,一般的獵手是非常善于偽裝的,他們不會表現出自身的強大,相反他們會在你的面前表現出弱小的表象,這個時候一些自認為強大的家伙,就會這樣毫不之情的送上門。

    現在的這個,在背地里觀察段不斷的家伙,就是這樣的一個獵物,自他出現的時候,段不斷就已經有所察覺,現在的他感知已經非常靈敏,他可以清楚的聽到百米之外的蚊蠅聲,可以感覺到一個人對自己是否心存歹念。

    可以說,如果段不斷自己的這種感知能力再強大上十分,他就可以做到通曉人心的能力,這種能力簡單的說就是“讀心術”,當然這一切對現在的段不斷來說,還是比較遙遠,他現在的首要任務就是把眼前的這個家伙解決掉。

    以此來緩解自己腹中的饑餓,就這樣段不斷沒有主動出手,他依舊身著的那件黑色的披風,將披風的領子立起來,也不知道他是在遮擋寒風,還是避免別人看到自己的樣貌,或者說是二者皆有。

纽约黑帮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