農歷文學網 > 地獄綜藝秀 > 第九十章:紅死魔的假面舞會(九)
    段不斷叮囑了普羅斯佩羅王子幾句,隨即便和他一起來到了外面的舞會,現在舞會正進入到精彩的部分,古典音樂和普羅斯佩羅王子親自設計的古怪音樂相互交融,竟然產生了一種奇特的旋律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在舞會中央的人們,都盡情的享受著舞會的歡樂,所有人都跟隨音樂載歌載舞,也有一些貴婦和強壯的武士勾搭在一塊,做著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,整個舞會顯得極盡靡亂。

    段不斷沒有在意這些男女之事,在他出來的時候,不經意間眼神掃過一間奇怪的屋子,這個屋子的整體設計都充斥著血液的猩紅,如果長時間看下去,甚至都要將人的心神蠱惑。

    剛進入普羅斯佩羅王子的行宮時,由于這里的屋子太多,段不斷并沒有注意到這間奇怪的屋子,這個時候他無意間才看到了這間奇怪的屋子。

    一瞬間就將他吸引住了,因為這間屋子的設計實在非常奇怪,所有的玻璃都是猩紅色的,從外面看去,整間屋子透露著濃濃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這種感覺令段不斷心神不寧,他經過改造之后,自己的感覺早已變的非常靈敏,所以他能感覺到常人無法察覺的東西。

    比如,當地震來臨之前,一般的人類都沒有什么預知感應,可段不斷就和一些野生動物一樣,能夠感到地震的發生,因為地殼撞擊產生的次聲波,能夠影響到他的心神。

    現在他就有一種心神不寧的感覺,他的直覺告訴他那間屋子有問題,但是他又說不出問題在什么地方,就像是肉里面扎了一個透明的刺,能感覺到疼痛,卻看不見刺究竟在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這種感覺令他很不舒服,他是一個有著類似于強迫癥一樣病癥的人,對于任何令他感到不舒服的事情,都想要將這件事情搞清楚,否則真的會令他抓狂,就像是指甲在光滑的玻璃上面來回滑動。

    段不斷伸手攔住了,一個想要進入舞池中狂歡的武士,問道:“你知道那個房間是做什么的嗎?就是那個,窗子全都是猩紅色的房間。”

    說完,段不斷就指向了那間猩紅色的屋子,目光疑惑的看向這名武士。

    這個武士剛還不爽有人耽誤自己的時間,他還想要在舞池當中與那些身姿綽約的貴婦們盡情狂歡,是誰這么不長眼的攔在自己前面。

    但是,當他看清楚來者之后,心里咯噔了一下:“這不就是白天的時候,將鐵門砸壞的瘋子嗎?怎么會找上自己,難道我在不經意間招惹了他,可是完全沒有印象呀!”

    這名武士還是想不通究竟是什么原因,他當時有沒有圍攻這個瘋子,當時他去遲了一步,只是在人群后面看到了段不斷大發神威的樣子,看來段不斷白天的時候給這些武士們留下了極強的心理陰影。

    所以,莫名其妙的就出現了一個“瘋子”這樣的綽號,一方面是因為武士們的恐懼,另一方面則是武士們佩服這樣的男人,敢不將這個國家的王子放在眼里的人,段不斷還是第一個。

    就在段不斷將話說完之后,這名被他攔下的武士心中,閃過了無數道想法,根本就沒有聽清楚對方說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段不斷看到面前的武士,對于自己的詢問沒有反應,有些不滿的輕哼了一聲,這一下將還在胡思亂想的武士驚醒了,一臉茫然的看著段不斷,不知道該說什么。

纽约黑帮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