農歷文學網 > 地獄綜藝秀 > 第八十四章:紅死魔的假面舞會(三)
    段不斷向萊麗問清楚了情況之后,就直接向著國都的方向出發了,由于這個星球的科技水平并不高,還處于交通基本靠走,通訊基本靠吼的地步,所以段不斷也只能是駕駛著他的十一路迅速趕路。

    好歹現在的段不斷也是今非昔比,這么一點兒路完全不在話下,他如今的奔跑速度可以達到時速一百多公里,這在地球上的時候也可以比擬一般汽車的速度了,更別說在這個科技并不發達的星球上,完全可以用超人來形容了。

    段不斷以這樣的速度,大概可以堅持一天左右,這也就是他現階段的極限了,如果要繼續奔跑更長的時間恐怕是無能為力了,但是這也足夠他跑到這個國家的首都去了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如果有人在通向國都的路上會發現,有一道飛揚而起的塵土在疾馳奔襲著,段不斷以這樣的速度跑了大概一天左右的時間,終于看到了國都的城墻。

    他看著這個國家以前最雄偉的城市,心中也不禁肅然起敬,人類在科技并不發達的這個時代,能建立起這樣雄偉壯闊的城市也是極為難得。

    段不斷走到了城門口,原本城門口的守衛現在已經消失不見,整個城市的秩序已經崩塌,徹底被這紅死病搞的垮掉了。

    這里原本的守衛或許是死了,或許是逃走了,總之現在整個烏托國的首都,就像是一座死城,完全沒有半點生息。

    “難不成這個城市里的人都死了,紅死病的威力應該還沒有這么恐怖,這個城市的人口最起碼也在百萬以上,不會這么快的就全部染病死亡的。”

    段不斷這樣想著,便快步向著城內走去,等到他走進城市里面的時候,終于看到了街上的行人,但是令他費解的是,整個街道上的人都給他一種生機全無的感覺,就像是一具具沒有靈魂的尸體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低垂著頭,就算是要置辦什么東西的時候,也是低著個頭,將所需的東西置辦好后,依舊是低垂著頭向著自己的家中走去。

    任何人都不會和街上的其他人交流,都生怕對方有紅死病會感染給自己似的,現在就連自己最親近的人都要防備,更何況是其他街邊不認識的路人,這一切都可能成為致命的死神,帶走他們那原本就脆弱的生命。

    段不斷想找個人問清楚情況,當然他并不是找人問關于紅死魔的事情,因為他知道對于這些普通人來說,對這紅死病熟悉的程度恐怕還不及他自己,最起碼他還是知道這紅死病,是因為紅死魔在從中作祟。

    他想找人問的只不過是,這個國家的實際掌控者,也就是這個國家的國王所在的地方,按道理來說王宮一般都位于都城的正中央,但是他也得知道具體的路線才行。

    段不斷找了半天都沒有一個人理他,最后真的是將他激怒了,他隨便就找準了一個人,上前一把抓住那個人的衣袖,就要準備上前問清楚情況。

    但是,這個人卻沒有給他問話的機會,一個勁兒的掙扎著,甚至是準備大喊大叫,段不斷為了避免不必要的誤會,這才用手將這個路人一把甩到了他的肩膀上,向著一個隱蔽的小巷子里走去。

    等到了巷子之中的時候,這個人的反應更加的激烈了,甚至是對段不斷開始了拳打腳踢,但這些都不過是徒勞而已,在段不斷這變態的體質之下,還沒有一個正常的人類能夠掙脫的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段不斷看到這個人的情緒過于緊張,實在是不能安靜下來讓他問清楚情況,所以臨時做了一個偉大是決定那就是,他準備讓這個家伙冷靜冷靜。

    當然,讓人冷靜的最好方法莫過于給他一巴掌,雖然不知道這是那位圣人說的,但段不斷卻是將這做法落到了實處,直接一巴掌拍到了這家伙的臉上,這一巴掌下去,這個無辜的路人臉,很明顯的腫脹了起來。

    段不斷這一巴掌的作用也顯得卓有成效,這個原本俱不配合的路人,此時卻是安靜了下來,因為面前的這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,看起來脾氣似乎有些暴躁,但是僅脾氣暴躁也就不說什么了,但是最關鍵的是這個年輕人的暴脾氣,用在了他的身上,這一巴掌直接是讓他冷靜了下來。

    其實,也可以說是這家伙被嚇得,被段不斷的這一臉兇相嚇得不敢再繼續掙扎,一臉驚恐的看著這個男人。

    段不斷看到這個路人終于冷靜了下來,這才面容和藹的笑道:“這位大叔,早這樣不就行了嗎!何必這樣苦苦掙扎,其實我也沒有什么惡意,就是想單純的問你幾個問題,你也不必太過緊張,我可以保證問完之后,就放你離開。”

    這個路人是一個大約在五十歲左右的中年人,所以段不斷才會調侃性的稱呼這個路人為大叔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這名無辜的路人大叔,看著對方“人畜無害”的眼神,心中依舊是起伏不定,但還是老老實實的說道:“現在皇宮里面已經沒有人了,國王和王后也不知道跑到了那里,現在整個烏托國已經是群龍無首了,其他的地方還好說,疫情沒有國都嚴重,現在國都是一片混亂。”

    段不斷聽到這里,一時間竟然使他無從下手了,開始的時候他還打算去問一下,這個國家的國王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導致烏托國被紅死魔的病毒感染,或許這個國王會知道一些什么內幕,紅死魔總不可能無緣無故的,就要將一個國家滅亡吧!

    要知道,這每一個國家的人民,都能給他帶來可觀的七原罪。但是,讓他沒有想到的是,這個國王竟然直接跑路,也有可能是這個國王已經死了,但是這個可能性并不大,要不然紅死魔就不會,繼續用瘟疫屠殺烏托國的居民了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段不斷又一次露出“人畜無害”的眼神看著這個無辜的大叔,問道:“你不知道國王跑到那里了?還是,你有心欺騙我,要知道我這個人可是最討厭被欺騙的,比如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只聽得“嘭”的一聲,路人大叔驚恐的發現,自己身后一堵青石砌成的墻,已經被砸開了一個大洞,這簡直不是人力可以為之的。

    “這家伙是妖怪嗎?”

    路人大叔驚恐的看著眼前這個“人畜無害”的青年,一時間竟是無語凝噎,急忙解釋道:“不是的,不是的,國王現在真的沒有在皇宮之中,我們也不知道國王去哪了!”

    “要不然,現在國都之內也就不會這么沒有秩序,所有的人們都失去了希望,國王都將他的子民們拋棄了。”

    路人大叔這樣說完后,轉過頭看向對面的這個青年,但是這個青年依舊是一臉嬉笑的看著他,但他卻從這個眼神中感受到了極大的壓力,努力的想著自己有什么遺忘的事情。

    過了一會兒,路人大叔靈光一閃,一臉激動的說道:“啊!我想到了,還有一個人他應該能找到,就是普羅斯佩羅王子。”

    段不斷看著路人大叔疑惑道:“普羅斯佩羅王子?這個普羅斯佩羅王子是怎么回事,他沒有住在。皇宮里面嗎?”

    路人大叔看到這個青年人終于不再逼問他,這才松了一口氣,如釋重負般說道:“普羅斯佩羅王子生性喜歡玩鬧,所以特意在烏托國的東方給自己圈了一片領地,在那里有著王子自己的臣民。”

    “據說,在紅死病爆發的時候,普羅斯佩羅王子已經帶領著,幾千名健壯的武士和美麗的貴婦,隱居到他統治下的一座雉堞高筑的大寺院里去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些,路人大叔就一臉無辜的看著段不斷,求饒道:“我知道的就只有這些了,剩下的就實在不知道了,求您不要殺我。”

    但是,還沒等他把話說完,就發現眼前的那名青年人,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消失不見了。

纽约黑帮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