農歷文學網 > 地獄綜藝秀 > 第八十二章:紅死魔的假面舞會(一)
    段不斷的話音方落,愛倫·坡就緊接著說道:“既然大家都迫不及待了,那我也就此揭曉吧!我們《地獄綜藝秀》第二期節目的名稱就叫做‘紅死魔的假面舞會’,我們的選手們將去往地獄紅死魔的領地,親自體驗這一期節目的精彩。”

    段不斷這個時候才知道了他這次的節目,是到這個什么紅死魔的領地去,只是不知道這次會出現什么新的詭異事件。

    愛倫·坡將這句話說完之后,又緊接著對著段不斷說道:“不知道段先生現在有沒有準備好,如果可以的話,我們《地獄綜藝秀》第二期的節目,就要正式上映了。”

    段不斷聽到愛倫·坡這么說,心中并沒有泛起什么波瀾,淡然的點頭說道:“嗯,隨時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愛倫·坡大聲說道:“那現在就開始了,各位觀眾請做好準備,接下來將要出現地獄最具權威性的綜藝節目。”愛倫·坡說完,只見舞臺上一道光芒閃過,段不斷就此消失不見,這也是愛倫·坡的個人能力,他的惡魔天賦應該就是空間轉移。

    在一個未知的星球之中,一個名為烏托國的地方,紅死病已經肆虐已久,這種病屬于一種瘟疫類的疾病,它的具體表現和特征就是出血,一片殷紅,令人恐懼。

    患者沾染這種瘟疫的時候,起初會覺得身體劇痛,緊接著就是一陣頭暈眼花,最后全身毛孔大量出血而死。

    而患者感染這種瘟疫的征兆,就是臉上出現猩紅色斑點,這個時候誰都不能接近患者,因為只要是一丁點兒的接觸,都有可能染病。親朋好友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,患者從得病到發病,再到死亡的整個過程,只需要半個小時不到。

    劇情的信息提示到這里,就不再提示了,段不斷也明白了他現在所處的地方,與他所要面對的情況。對于這紅死病究竟是什么東西,他也沒有什么可值得研究的,如果所猜不錯的話,應該就是那個紅死魔搞的鬼,他唯一的目的就是在這瘟疫中活下來。

    段不斷的目光向著四周尋視一番,發現這里的建筑風格,大多是中世紀的哥特式風格,整個建筑給人一種恢宏大氣的感覺,但同樣的也帶給人了極大的壓力,在這些建筑之下仿佛隱藏著沉重的陰郁。

    段不斷這樣想著,便向著遠處一處炊煙裊裊升空的地方走去,這大概是一個鎮子,但是整個鎮子卻是冷清的可憐,整個街道上面沒有什么人在四處溜達,家家戶戶大門緊閉,透露出極其明顯的惶恐之感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揣揣不安,生怕紅死魔會降臨他們的家中,這些人們出于內心的恐懼,大都將這紅死病稱為紅死魔。但是,卻只有段不斷一個人知道,這紅死病十有九成都是因為這個紅死魔的原因。

    段不斷轉悠了好幾條街道,但是無一例外的家家緊閉著房門,似乎這樣就可以讓紅死魔,無法降臨到他們的家中,可這卻只是一種奢望而已,紅死病依舊剝奪著他們的生命。

    段不斷在街道上站了一會兒,隨后便有了決定,他打算先找一家人了解一下情況,免得到時候這紅死魔找上自己的時候,他卻對此一無所知。

    “嘭嘭嘭!”

    段不斷找準了一戶人家,就上前輕輕的敲著大門,雖然他使用的力氣并不大,但他相信里面的人會聽的一清二楚,可這戶人家會不會給他開門就不一定了。

    等了一會兒,里面的人們都沒有開門的動靜,段不斷就打算放棄,重新找另一家人,當他轉身就要離開的時候,門里面終于有了動靜。

    他回過頭一看,只見一顆腦袋從門縫中探了出來,是一個十多歲的小女孩,看起來似乎是有些畏懼的模樣,剛才這小女孩應該是在糾結該不該開門,但最終還是被自己的好奇心打敗了。

    這小女孩看見了段不斷,又是畏懼的將頭縮了回去,她應該是沒有見過黑頭發黃皮膚的人,因為這個地方的人,大多都是黃頭發藍眼睛的,所以這個小女孩看到段不斷的樣子會嚇得又打算將門關上。

    段不斷看到小女孩又要將門關上,急忙走過去用手抵在了門上,小女孩一時間便無法將門關上,情急之下幾乎是快要哭出來了。

    段不斷看到這一幕,急忙走上前去安慰道:“小姑娘不用怕,我不是壞人,只是一個從東方來的過路人而已,走到你們這里的時候,看見鎮子中家家戶戶都閉門不出,所以不得不過來敲門,想要借宿一宿。”

    小女孩聽到段不斷的解釋,這才止住了搖搖欲墜的淚珠,小心翼翼的說道:“雖然你不是什么壞人,但是我媽媽生了紅死病,所有的人都不敢到我家里來,你還是另找一家吧!”

    段不斷聽到這里,愣了一下,他沒有想到小女孩這么單純,把自己媽媽生病的情況都告知了外人,這令他不得不扼腕嘆息,只能感慨生命的脆弱和易逝。

    段不斷看著小女孩純凈的雙眼,實在是令人心生憐惜,隨后便說道:“這并沒有什么大不了的,紅死病只要是不接觸就不會傳染的,我只是在你家里借宿一宿,并不妨礙什么事情的。”

    小女孩一想,便點了點頭側開身子讓段不斷進來,段不斷隨著小女孩走進了她的家里,看著家中的布置,雖沒有夸張到家徒四壁的情況,但也可以算得上是比較貧困了。

    只是奇怪的是,不知道為何不見這小女孩的父親,段不斷想到這里,便問道:“小姑娘,為什么只有你和你媽媽兩人住在這里,你爸爸難道不管你們嗎?”

    小女孩聽到段不斷談論到她的父親,雙眼立刻變的黯淡起來,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傷心的事情,哽咽著哭道:“爸爸在萊麗很小的時候,就已經去世了,一直是萊麗的媽媽和萊麗相依為命,直到現在,媽媽也染上了紅死病。”

    小女孩說到這里,眼神又再次的出現了晶瑩的淚花,似乎是一言不合就要大哭一場。

    段不斷看見情況不對,連忙對這個名為萊麗的小女孩說道:“好了,好了,你先不要難過,只要你堅強的話,就算是一個人生活也不是什么困難的。”段不斷實在是受不了小女孩動不動就哭,但是他更加的不會安慰別人,特別是不會安慰一個哭哭啼啼是小女孩。

    這個名叫萊麗的小姑娘到是懂事,段不斷就這么隨口一說,立刻就做出一副堅強的模樣,似乎是受到了莫大的鼓舞,這也這是難為這個小姑娘了,她現在的年齡應該是纏著自己的父母,要買新衣服穿的年紀,卻要在這個地方艱難的生活著。

    段不斷看到小女孩萊麗不再哭哭啼啼的,他也放下心來,隨著小女孩走進了房屋之中,這個時候他也看到了身患重病的小女孩母親。

    只見一個原本應該是三十多歲的年輕婦人,這個時候卻被疾病折磨的不成樣子,整個人身體瘦的就只剩下皮包骨頭了,任誰也很難想到,這僅僅只是患病二十多分鐘而已,臉上還生有許多的猩紅色斑點,也就是通過這些斑點便可以看出,這個女人確實是感染了紅死病。

    通過這一點,段不斷又從側面認識到了這紅死病的威力,比起奪命的死神來也是不多遜讓,甚至是有過之而無不及。

    段不斷看了這個女人一眼,緊接著對這個小姑娘問道:“萊麗,你媽媽從患病到現在有多長時間了?”

    萊麗并沒有看段不斷,只是低著頭說道:“媽媽已經生病三十多分鐘了,萊麗也知道過不了多久媽媽就會離開的,萊麗也見過很多生病的叔叔阿姨們,他們大多都是過來三十分鐘就死了的。”

    段不斷看著小女孩,很是敬佩小女孩的心里承受能力,像這樣的災難降臨在頭上的時候,估計任何一個十幾歲的小孩,都無法做到像萊麗這個小姑娘一樣,雖然萊麗也曾傷心欲絕過,但她終究是堅持了下來,讓自己做到堅強。

纽约黑帮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