農歷文學網 > 地獄綜藝秀 > 第八十一章:惡魔進行時
    翌日清晨,地獄依舊是往常的模樣,昏暗的太陽,就像是個日薄西山的老者,點滴間透露著一絲暮氣。

    段不斷這個時候已經從公寓中奔襲而出,搭乘著公交車向著地獄tv的方向趕去,想起昨天晚上發生的事,心中就是一陣牙癢癢。

    開始的時候遇見魔·孔乙己,他還覺得那個惡魔挺有意思的,但當一頓飯吃完之后,他整個人瞬間都不好了,一頓飯就花了他大半的積蓄,這又如何能讓他開心得起來。

    這樣想著,沒過一會兒他就已經到達了地獄tv的大廈底下,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,便邁步而入。

    當他走到節目組的時候,愛倫·坡已經在里面協調人員,當看到段不斷進來之后,愛倫·坡快步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段先生還真是遵守時間,現在才早上八點鐘你就已經趕來了,這可真是令人驚喜。”愛倫·坡看見段不斷的時候,確實非常開心,可以看的出,現在能有段不斷這么一個選手過來,他是很激動的。

    在《地獄綜藝秀》第一期的時候,總共有四名選手晉級,但三名選手都被地獄中的其它勢力看中帶走了,唯有這么一個段不斷還依舊堅守在《地獄綜藝秀》的舞臺,這樣敬業的精神,是何等的令惡魔感動。

    現在愛倫·坡就是如此,拉著段不斷的手,就像是老鄉見到了八路軍,人民盼到了當家做主的希望了,他現在也是盼到了《地獄綜藝秀》的希望。

    “你先準備一下,我們再過一個小時就正式開拍,這一次只有你一個晉級的選手,但是當你在進行表演的時候,我們會在特定的場合加入一些新的選手。”愛倫·坡看著段不斷,很是細心的解釋著要注意的事項,這也由不得他不細心了。

    “先等一下!”

    段不斷聽明白了愛倫·坡話中的意思:“愛倫·坡先生的意思是,其他三個晉級的選手這次不用進行表演,這次只有我一個第一期的選手?”

    愛倫·坡也是不自然的點頭說道:“理論上來說是這樣的,但是有一點你說錯了,并不是這一次他們不用參加了,以后他們都不用參加《地獄綜藝秀》了。至于原因么,那天你也看到了,在你們晉級之后,有其他勢力的人,曾到我們這里挑選過選手,這三名晉級的選手很不幸的被挑中了,這就正式的與我們這個舞臺說再見了。”

    段不斷聽到愛倫·坡這么說,整個人也只能是無語凝噎,看看他們都同樣是晉級的選手,怎么差距就這么大,想自己雖算不上是風流倜儻,但好歹也能稱的上是相貌堂堂吧!

    怎么就沒有什么大勢力看中他,難道每一個主角都是這么倒霉,或者說每一個小說中的大勢力,都是一些有眼無珠的家伙,怪不得到了后期都會統統被主角打臉,如果不打的話這簡直是沒有天理。

    “原來是這樣,那我也只能是恭喜他們了,找到了一個不錯的出路。”段不斷現在也只能這樣說著,雖然心中是在無盡的吐槽,但在別人的面前,卻還得裝作無所謂的模樣,這簡直是讓人受折磨。

    “誒!”

    愛倫·坡聽到段不斷的話卻是不干了,頗有些恨鐵不成鋼的語氣說道:“你這樣想就不對了,你應該為他們感到倒霉,他們離開了我們《地獄綜藝秀》的這個舞臺,這該是一個多么大的損失。他們失去了無數生物對他們的希望,失去了以后在地獄中呼風喚雨的榮耀,這遠遠沒有什么好值得慶幸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段不斷只覺得有一股黑線從腦后劃過,靜靜的聽著愛倫·坡在那里自吹自擂,他才應該是那個最要吐槽的人吧!

    愛倫·坡讓段不斷先在休息室暫做休整,等一會兒他將人員安排好后,再進行這一期的節目,段不斷當然是沒有什么意見,自己在只要聽他們的安排就行。

    其實,段不斷也曾想過逃到地獄中的其他地方,但在地獄中生活了一段時間,了解了一些情況之后,便得到了一個令人失望的消息。

    那就是,只要你在地獄中的居住證是由公司幫助辦理的,而你與這個公司有簽約合同那就不能違背,否則他在這里是寸步難行,公司的惡魔就會將他的一切信息凍結。

    所以,這才打消了段不斷想要逃離的想法,再說了他自己在這里,只要做節目的時候小心一點兒,應該不是那么容易的就被淘汰。

    只要他自己不被淘汰,那他不僅可以得到演出時候的片酬,還可以增加自己的惡魔崇拜值,也就是說他也有可能成為像娑娜一樣的地獄偶像。

    段不斷在休息室這樣想著,沒過多久愛倫·坡就找了過來,告訴他可以開始準備表演了。

    “各位觀眾朋友大家早上好,歡迎大家再一次來到我們《地獄綜藝秀》的演播現場,這一次將由我們上一期節目的晉級者,段不斷選手為我們帶來新一期的節目,讓我們用最熱烈的掌聲來歡迎他。”

    此時在地獄綜藝秀的演播現場,愛倫·坡正拿著一個麥克風,在那里聲情并茂的支持著節目,在他的聲音煽動下,成功的調動起了此時坐在臺上的觀眾。

    那些小惡魔,蝙蝠人之類的都是激動的呼喊著,原本地獄中的娛樂節目就比較匱乏,所以這一次不僅有上一期的觀眾,更有其他的觀眾特意過來看看新鮮。

    愛倫·坡打了一個響指,緊接著臺上就起了一陣煙霧,一道鐳射燈光打下,照映在一個人影之上,四周的燈光瞬間就集中到了這個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段不斷感受著周圍惡魔們的呼喊,他的心中也是不平靜,他經過了一次表演,也算得上是老人了,應該說他在這個節目播出了時候,算是資歷最老的那個選手。

    因為,他就是最先一批來到這里的人類,外加上其他三名晉級的選手,都由于種種原因無法參加這次的節目,應該說是以后的所有節目都無法參加。

    段不斷看著周圍呼喊的惡魔們,他平靜了一下自己的心情,盡量讓自己做到寵辱不驚的地步,這也是一個選手上臺時候的基本素養,要能夠隨機應變,能夠面對一切有可能發生的突然狀況。

    愛倫·坡看到段不斷上臺,便一臉嬉笑的走了過來:“段不斷選手,請問一下你又一次參加我們的節目,不知道你有什么感想,對我們的這么多熱愛你的觀眾朋友們,想說些什么呢?”

    段不斷看了愛倫·坡一眼,隨之目光從觀眾席上掃視而過,當看到這么多的惡魔都為自己歡呼的時候,他的心情說不激動是假的:“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,首先歡迎大家能來觀看我們這一期的節目,我代表《地獄綜藝秀》向大家道以最誠摯的問候。”

    “哇,啊……!”

    看到段不斷與他們打招呼,坐在觀眾席上的惡魔們也是非常激動,他們在這地獄中只是一般的惡魔,并沒有什么大的實力,所以他們才會閑的沒事干來看這什么綜藝節目,當看到一個人類選手的時候,他們也會激動的無法自己。

    有可能他們激動的不是因為看到了選手真人,更大的可能性是他們想要將這個人類吃掉,因為他們長這么大了,可以說是不識人肉味了。

    段不斷看著激動的惡魔們繼續說道:“這一次是節目,依舊是由我來為大家表演,但是在表演的過程中,我們也許會有其他的選手加入,希望大家能夠喜歡我們的這一次節目。至于這一次節目的內容是什么,說實話,到現在我也是一概不知,現在就有請我們的主持人,愛倫·坡先生為大家揭秘吧!”

纽约黑帮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