農歷文學網 > 地獄綜藝秀 > 第八十章:“相談甚歡”
    魔·孔乙己聽到段不斷的話,他雖然現在境況潦倒,但也不是一個愚蠢之人,瞬間便明白了段不斷的意思:“這可是你自己非得多要一份的,到時候我可不會感激你的,你也別想套什么近乎。”

    段不斷聽到魔·孔乙己這言不由衷的話,心中更加的是高興了,淡然的說道:“無所謂,我也沒想著和你套什么近乎,再說了。依你現在這樣的情況,有什么值得我圖謀的,我如果要套近乎的話,怎么也得找一個強大一點兒的惡魔吧!”

    魔·孔乙己聽到段不斷這樣說自己,他明顯是激動了一下,準備起身反駁段不斷,但他仿佛是想到了什么,最終只是支吾了幾聲,就又重新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之上,悶頭與碟子里的茴香豆對視著。

    段不斷看著魔·孔乙己無可奈何的模樣,自顧自的說道:“話說,我們這不是第一次見面了,上一次也是在這個地方,我記得你當時還在與一群人說什么人血美酒之類的話,現在怎么變成了這樣。”

    “上一次?”

    魔·孔乙己聽到段不斷這么說,并沒有多大的反應,只是一邊吃著茴香豆一邊說:“上一次,我倒是沒有什么印象,我經常在這個酒家吃飯,也經常與一群人在互相談話,實在是不知道你說的哪一次?”

    段不斷聽到魔·孔乙己這么說,他也沒覺得有什么尷尬的:“當時你也應該不知道,我那時候并不在這里,只是從路邊經過的時候,偶爾路過這里,當時就看到了這一幕,你應該是不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!”

    魔·孔乙己淡淡的說到,隨之又陷入了沉默之中,現在的他完全沒有段不斷那時候見到的精神奕奕,現在的他用潦倒落魄形容非常合適,段不斷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或許是現在沒有人喜歡聽他說話了。

    一時間現場陷入了沉默之中,魔·孔乙己不主動說話,段不斷也是一個不善主動搭訕的人,當沒有話題的時候,他也只能是沉默。

    就這樣在沉默中過去了半個多小時,段不斷要的酒和菜也終于是做好了,當所有東西都擺好的時候,一人一魔就這樣開動了。

    魔·孔乙己也無情的,將那一碟陪伴著他一個晚上的茴香豆拋棄了,轉而將目光放在了在桌上的這些美酒和肉菜之上。

    當魔·孔乙己將筷子拿在手中的時候,卻遲遲的沒有動手,只是在那呆呆的看著,似乎是要將這些飯菜印在自己的腦海之中,不自覺的眼睛中出現了一些晶瑩的液體。

    段不斷看著發呆的魔·孔乙己也只能是嘆了一聲,他實在是無法想象,身為一個惡魔是怎么混到了這種地步,都到了連自己的溫飽無法解決的地步,這無疑是可憐的,但更多的是可悲,即是這個魔·孔乙己的可悲,也是這個地獄的可悲。

    “怎么,難道是為這些,成為食物的動物和植物傷心,看起來你也不是什么多愁善感的惡魔呀!”段不斷看著魔·孔乙己,淡淡的說著。

    魔·孔乙己自然是沒有理會段不斷的調侃,只是自言自語道:“不知道多久了,我都沒有吃到過這樣的飯菜,現在就連這么一碟茴香豆都成為了極大的奢求,更何況是現在這樣豐富的飯菜。”

    段不斷看著一臉悲傷的魔·孔乙己,說道:“嗯!你能有這樣的覺悟還是不錯的,最起碼是不會忘了我這個人情,要記得現在的這么多東西,都只是一個弱小的人類帶來的。”

    “弱小的人類?”

纽约黑帮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