農歷文學網 > 地獄綜藝秀 > 第六十九章:寂靜嶺(十八)
    段不斷看著眼前的一幕幕情景,如同放映機一樣,在他的身邊閃過,他覺得有些不可思議,但更多的是一種內心的刺痛,這個小女孩他也知道,就是將他打落火坑的那個鬼小孩。

    但不知是為何,當看到這個女孩的經歷之后,心中便沒有了對這個女孩的憤怒,因為他知道了這個女孩為什么看到自己會恐懼,想要置自己于死地。

    因為,她畏懼段不斷自己體內的七原罪,段不斷體內有幾千人的原罪,是一股非常龐大的數量。

    這股磅礴的原罪,令身為鬼物的小女孩極其敏感,很容易就勾起了小女孩內心深處最恐懼的東西,同樣也是小女孩最痛恨的。

    那就是這個小鎮中瘋狂的人類,段不斷現在也終于想明白了,那個瘋女人達利亞口中的孩子,那個名叫阿蕾莎的孩子,就是現在的這個小女孩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當初,達利亞欺騙這個孩子的情景,看到了身為孩子的上帝,卻拋棄了她最珍愛的天使的情景,看到了自己的孩子,被架在火刑架上,自己卻無能為力的情景。

    所以,達利亞瘋了,她是希望自己瘋了,又或者是她真的瘋了,又有誰能說明這一切,誰都無法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,這是一個關于罪和愛的掙扎,是一個反抗卻無力反抗的故事。

    段不斷現在不知道,自己是個什么狀態,只是看著后來發生的一切,小女孩被燒成了焦炭模樣,但她卻一息尚存,小女孩的怨恨,對這個小鎮的怨恨,勾起了心中的惡鬼,同樣也引來了黑暗世界的力量。

    這樣看來,小鎮中人們的祭祀是成功的,因為小女孩確實擁有了操縱黑暗的能力,但這個黑暗卻不為他們所控制,這也許是自作自受。

    能夠控制黑暗的阿蕾莎,最終成為了給他們送葬的人,或許在生物的觀點上,阿蕾莎已經不算作是人類,她應該是一個怨念與黑暗力量的集合體。

    但是,段不斷卻覺得,還是稱呼這個小女孩為“人”吧!在某些時候,長著一副人類模樣的東西,有可能并不是人類,它們被稱之為“雙足禽獸”,這是地獄偉大的學者,魔·伏爾泰在他的著作中所說的,段不斷只是引用而已。

    阿蕾莎使用她的能力,將這個小鎮籠罩在黑暗之中,用黑暗世界的怪物們在屠戮這里的一切,屠戮那些瘋狂的禽獸們。

    但好在,小鎮中的人們還有一絲自保之力,那就是他們以前的信仰,這些人現在又想到了那個奴役他們的惡魔,那個名為“主”的存在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聚集在一起,聚集在那個小鎮的教堂之中,雖然小鎮的教堂之上“主”的標志已經被人換掉,但其殘存的力量還在。

    在主教的帶領下,那些幸存的人們龜縮在教堂之內,終日惶惶不安,但教堂里的食物是有限的,時間久了便無法維持這些人的需求,這些信徒們這個時候就開始呼喚著“主”的降臨。

    開始的時候,幾乎是所有人都在抱怨那個惡魔對他們的剝削,但在這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,又在期待“主”能降臨拯救他們,并且依靠著“主”的魔力來阻擋阿蕾莎的黑暗力量。

    所以,這就發生了后來的一切,段不斷他們來這里的謎團,也被一一解開,這些怪物的來歷也都不是未解之謎了。

    段不斷看到這里,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什么,是該痛恨這些人類,似乎他們也是想要擺脫惡魔的控制,是該惋惜這些人類,但他們卻想要活生生的,將一個九歲的小女孩燒死。

纽约黑帮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