農歷文學網 > 地獄綜藝秀 > 第六十七章:寂靜嶺(十六)
    雖然,現在的段不斷已經陷入了機體的自我封鎖,對外界的感知幾乎是零,但那個小女孩卻清楚的看到了,火中的這個男子發生的變化。

    “就是這樣的感覺,它讓我感到畏懼,是這七種顏色的光芒!”小女孩看著段不斷身上的七色光芒,身體漂浮在空中,目不轉睛的看著段不斷發生的變化。

    現在的段不斷已經被火焰覆蓋,由于大腦的保護系統,所以他對自己發生的情況一概不知,可是外人卻看的非常明顯。

    段不斷其實并沒有被火燒傷,是那道七色的光芒護住了段不斷的身體,如果娜莎的本體王女在這里的話,一定會驚的跳起來,因為這七色光芒,不就是惡魔們為之瘋狂的七原罪嗎!

    但是,現在這從段不斷身體中向外散發的七色光芒,卻并不是他自身所產生的,而是在他被娜莎挾持之后,強行吸收的七原罪。

    所以說,段不斷現在爆發出的能量,其實是集合那個小鎮幾千人的七原罪,加上娜莎的生命力,一齊組合而成的強大力量。

    在這幾千人的力量下,這才保全了段不斷的生命安全,才得以讓他不被這烈焰吞噬,七原罪組合在一起的力量,令段不斷現在懸浮在空中。

    大坑里面的火焰,也被這原罪之力壓制住了,不再向外涌動,而是偃旗息鼓,緩緩的熄滅了,那仿佛要吞噬萬物的火蛇,也消亡在空中無法見到半點兒蹤影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段不斷體內的七原罪也正要往回收,但在火焰往回收縮的時候,漂浮在半空中的小女孩出手了,只見在小女孩的掌控之下,身體中迸發出了大量的火焰。

    只不過這火焰并不是紅色的,而是泛著黑色光芒的詭焰,就如同寂靜嶺中黑暗降臨時的情景。

    小女孩沒有遲疑,黑色的火焰化作一個巨大的骷髏頭,一口向著段不斷的身體吞去,似乎是要將這七色的光芒覆蓋,甚至是消滅吞噬。

    而原本正準備收回到段不斷體內的原罪之力,這個時候也像是受到了挑釁,但見在這原罪之力的七色光芒中,一道紅光大作,直接覆蓋住了其它的色彩。

    段不斷整個人的身體,此刻不斷的釋放著紅光,就好像是在發泄內心的情緒,而這光芒代表的情緒是暴怒。

    暴怒使人心中生怨恨,使家庭不和,使社會紛擾,使國家混亂。而暴怒也能保護自己,讓自己不被外敵侵犯,捍衛自己的生命權力。

    這赤紅的色彩,甚至是將段不斷的發色都給感染了,在這暴怒的情緒影響之下,原本一頭烏黑的碎發,現在也一根根的豎立起來,變為赤紅色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段不斷此時依舊是沒有神識,只是憑借暴怒的本能在反抗,眼睛的瞳孔中透露著血紅,整個人的衣服早已被火焰燒成灰燼,但本該是白皙的肌膚現在也變成了暗紅色。

    一種前所未有的磅礴氣勢,從段不斷的身體中勃發,似是要將眼前的一切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在空中無處借力的情況下,段不斷竟然身體做出了彎曲的動作,然后整個人像是被拉圓滿的勁弓,蓄勢待發的向著敵人,做著最強一擊的準備。

    “就是這種力量,真是讓的討厭的感覺!”

    小女孩看著段不斷皺著眉頭,做出一副小大人的老成樣,但殊不知她的這個樣子,更給人了一種可愛的感覺,如果段不斷清醒著的話,絕對又要施展出他的吐槽神功。

    可這小女孩樣子雖然可愛,但接下來做的事情,絕對算不上是可愛,在她的指揮下,那由黑色火焰組成的骷髏頭,向著段不斷的身體一口吞下。

    但這是在做無用功,就在骷髏頭吞下的這一刻,段不斷口中也發出陣陣嘶吼,彎曲的身子也立刻繃直,就像是道利箭一樣,從骷髏的頭頂穿過。

    如果將現在的場景用動畫表現出來的話,恐怕就會出現這樣的畫面,一個黑色火焰組成的骷髏頭,一口將一個全身泛著赤紅色的利箭吞下,然后這赤紅色的利箭,以一往無前的勢頭,沖破了這個骷髏的頭頂,而骷髏也隨之消散。

    小女孩看到這一幕,并沒有表現出什么情緒的波動,依舊是淡淡的抬起了手,動作優雅而可愛,就像是一個身穿禮服的小姑娘,正坐在劇院的鋼琴架前,準備著起手動作一般。

    小女孩雙手柔弱無骨的向下一壓,只見段不斷的周圍,又再一次的出現了黑色的火焰,只是這次出現的黑色火焰,明顯要比上次的那個骷髏頭更為龐大,在段不斷的周圍環繞,直至將段不斷的身體全部包裹。

    在火焰當中的段不斷,也是迸發出了勢不可擋的威力,一拳又一拳的向著火焰打去,只不過他的這些攻擊,就好像是在打棉花。

    雖然看似威力十足,起到的作用卻不太大,每當他將火焰打出一個洞的時候,就會有其它的火焰將這洞填滿,重新將段不斷包裹其中。

    時間一點點的流逝,而這火焰也一點點的增多,現在就像是一個蠶繭,將段不斷完全包裹在里面,甚至都能看到段不斷在這火繭之中,每打出一道拳,這火繭就會變性一次,但也僅僅是變性而已,并沒有出現破裂的情況。

    小女孩的眼神中表現出了一絲不解:“就這樣的程度嗎?這并不能讓我感到畏懼,應該是說現在的他并不能讓我感到畏懼,那么究竟是他的什么地方,令我感到了不安。”

    小女孩疑惑的思索著,竟然不去管還處在火繭中的段不斷,就漂浮在空中,用手指抵著嘴唇在沉思著,時而豁然,時而不解,就這樣兩人陷入到了一種很奇妙的平衡。

    小女孩思考事情,而段不斷則在火焰之中暴怒不已,他原本在這個形態下就非常容易發怒,更別提現在被困在火繭之中,這簡直是快要讓他抓狂,但任他抓狂發瘋,就是無法沖破火繭的束縛。

    一個暴怒的年輕人,一個迷惑的小女孩,就在這樣一個詭異的環境中僵持著,小女孩似乎正陷入了什么難題之中,一臉的掙扎。

    在小女孩的掙扎中,她一會表現的冷靜,一會兒表現的憤怒,又有一會兒表現出了,恐懼和無助的樣子,給人帶來了一種毫無違和感的矛盾。

    在這毫無違和的矛盾中,小女孩也在經歷著痛苦,那也是錐心刺骨的疼痛,那是在她的內心深處所隱藏的,最軟弱的東西。

    當她在最需要幫助的時候,她被自己最親愛的人拋棄,被自己最信任的人欺騙,這令她的心靈產生了扭曲。

    她似乎看見了記憶中的場景,那是令她厭惡的人們,或許說是人們厭惡的她,不知從何時開始,許是她有記憶的時候吧!

    這個小鎮在地獄中是幸運的,因為小鎮中的人們,原本信奉著一個強大的存在,這個存在保證他們在地獄中的生存,而他們也要相應的,給這個強大的存在,供奉原罪之力。

    本來生活或許就是這樣,小鎮中的人們生生死死,繁衍不止,在維持著自己的生存權力,可當安逸的時間久了,人們的內心似乎是失衡了。

    有些人產生了不滿的情緒,他們在小鎮中傳播著反抗思潮,他們要反抗來自這個強大存在的剝削,他們不知從什么地方得到了古籍,其中記載著,召喚黑暗世界生物的方法。

    在有心人的煽動下,似乎所有的人都默認了,這個方法的可行性,也或許是因為人們被奴役的太久了,已經喪失了分辨對錯的能力,所有的恐怕只是其內心的貪婪。

    當心中的那道鏈崩潰的時候,所有人的心中已經產生了惡鬼,他們要找一個巫女祭祀,用以完成這個召喚儀式中所需的載體。

    而所謂的巫女,也就是不知其父是何人的女孩,女孩不知道她的父親是誰,她是從什么地方來的,她唯一的依靠就是自己的母親。

纽约黑帮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