農歷文學網 > 地獄綜藝秀 > 第四十五章:食人魔房東(十四)
    “隨我來!”

    段不斷跟著漢尼拔走進了這座地下宮殿,目光環視著四周的建筑物,地宮中不僅是規模宏大,就連一些細節處的雕刻,彩繪都是非常杰出。

    當他與漢尼拔一同來到了,放置收藏物的房間,漢尼拔率先走了進去,他緊隨其后睜大了眼睛,想要看看這令漢尼拔極為得意的收藏,到底是什么東西。

    “好好看看吧!這才是真正的收藏,這代表了地獄最美妙的食物,人類最完美的價值。”

    段不斷看著眼前的一幕,離開驚的呆住了,他不知道該怎樣去形容這一切,這些東西如果說是收藏的話,那還真的算是收藏,只不過這收藏令他的心情有些壓抑。

    因為,現在出現在他眼前的這些所謂的收藏,卻都是一個個浸泡在防腐液中的腦子,一個個完整的人類的腦子。

    段不斷看著這些或許是福爾馬林,或許不是福爾馬林的東西和這些大腦,轉過頭去望著漢尼拔,似乎在希望他能給出一個解釋。

    漢尼拔看見了段不斷的眼神,他仿佛也明白了什么,但卻沒有給其解釋的意思,只是自說自話的嘟囔著:“看見這些美妙的杰作,是不是在驚嘆撒旦的杰作,人類真是一個完美的作品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很可惜,似乎我并不這么想,在我看來這個宇宙是唯物的,而你們只不過是,天生比我們人類更強大的動物。”段不斷沒有接漢尼拔的話茬,當機立斷的反駁了一句。

    按道理來說,一個將人類的大腦作為收藏愛好的惡魔,聽到有人類敢直接反駁他,應該是立刻勃然大怒才對,但漢尼拔卻并沒有有任何情緒波動。

    他的語氣依舊是如此平淡:“段不斷先生,雖然你也同樣是人類,但我卻是,不得不讓你過來觀賞我的收藏。因為,我熱愛這一切,你或許會因此生氣,你會生有兔死狐悲的想法,但是……!”

    漢尼拔平淡的語氣一轉,變的極為冷冽:“你又能怎樣呢?你生氣了,我感覺到了你心跳的加速;你在恐懼,我感覺到了你毛孔的收縮;你在盡量讓自己的雙手不再顫抖,但卻無濟于事。”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段不斷深呼了一口氣:“漢尼拔博士,我不知道你這樣做的目的是什么,難道是單純的恐嚇我這個渺小的人類,如果是這樣的話,我不得不說你成功了。但,你這樣的意義何在,或者是,你認為恐嚇一個,在你看來是螻蟻的人類很有成就感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!”

    漢尼拔立刻矢口否認:“看來段不斷先生,并沒有明白現在的情況,鄙人請閣下前來,并不是想讓閣下發表什么高論,雖然你是一個作家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漢尼拔停頓了一下,轉頭看向段不斷,但段不斷并沒有說話的意思,依舊是直直的注視著他。

    “好吧!看來段不斷先生并沒有明白,我不妨直說了吧!這次請段不斷先生前來參觀我的收藏品,是真摯的。雖然,你看到自己的同類在這里被人收藏,心里很不是滋味,但只好抱歉了,因為我并不能體會到你的這種感情。”

    漢尼拔語言中帶著幾分調笑的意味:“我請段不斷先生過來,是想請先生靜靜的欣賞,于此同時還可以聆聽鄙人的心聲,或者是我在這無數歲月中經歷的故事……!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漢尼拔原本調笑的語氣變的嚴肅起來:“這無盡的歲月中,我經歷了很多,飽受著時間的折磨,但卻只能自我排遣。”

    “這地獄中的人類都沒有什么思想,我的這些個房客們,卻只是如同兩腳羊的存在,他們就好像那沉默的羔羊,永遠都不會反抗和思考,所以我很孤獨。”

    “對于博士的看法,我卻是不敢茍同,雖然人類在這地獄中是弱小的,但卻不見得都是一些沒有思想的東西,有的你只是沒有見過而已。”段不斷聽見漢尼拔的說法,直言不諱的反駁起來。

    漢尼拔聽到段不斷的反駁,也沒有生氣,反而更是神奇激動了起來:“不錯,就是這樣,這樣熟悉的感覺,你讓我想到了在許多年前,遇到的那個人類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是如此的相似,你們都如同羔羊一樣弱小,但卻有著自己的思想,雖然在我認為你們這樣的人是可笑的,但卻不會剝奪你們說話的權力。”

    漢尼拔說到這里,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眼神中竟然露出了幾分悲傷:“說了這么多,段不斷先生你有興趣聽聽一個老者的講述嗎?這一切與你并沒有什么關系,但我卻想有一個聆聽者,我希望你不會令我失望。”

    說完,漢尼拔看向了段不斷,只不過眼神的焦點并沒有在他的身上,而是凝視著一個莫名的地方。

    段不斷沉吟了一下:“我不覺得我有更好的選擇,但我同樣希望博士知道我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段不斷這樣說著,他現在不知道該怎么做,但他清楚的知道,如果拒絕這個,貌似有精神病的惡魔,自己的下場估計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所以,他也只能做一個聆聽者,但在做一個聆聽者的同時,他也不介意把愛倫·坡這身虎皮,披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因為,在剛在與漢尼拔的談論中,得知愛倫·坡這家伙并不簡單,絕對是令漢尼拔為之忌憚的存在。正好,自己這么一個身份,雖然這個身份看起來并不牢靠。

    漢尼拔淡淡的看了段不斷一眼,半晌沒有說話,只是這樣靜靜的看著他,直到看的段不斷自己心里有些發毛的時候,這才緩緩的說到。

    “你這家伙很有膽量,多少年了還沒有誰敢拐彎抹角的威脅我,你是第一個。但是,不得不說你成功了,雖然我自認為不怕那個人,但卻必須承認我比較討厭麻煩。”

    漢尼拔的這句話也說的很有水平,并沒有因段不斷的威脅,而有所退讓,既答應了不危及段不斷的人身安全,又維護了自己的權威。

    段不斷聽到這句話也松了一口氣,開始的時候他聽到漢尼,拔頗為推崇愛倫·坡,又想到自己被愛倫·坡擄掠到地獄參加什么節目,現在又被安置在這里應該是有其目的的。

    所以,他對于愛倫·坡絕對是有利用價值的,因為這樣他才敢拉出愛倫·坡這身虎皮,只有這樣才能保證自己的安全,縱然這樣做有些冒險,但不得不說,這次的冒險他成功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!”

    漢尼拔似乎是有一些不耐煩,其實他這樣也不足為怪,原本事情牢牢地把握在他的手中,但沒想到這個人類竟然敢威脅他,并且還成功了,換了是別人估計也會是這樣。

    “段不斷先生,你也可以安心了,現在能否靜靜的欣賞我的收藏,聆聽我的故事?”

    段不斷點了點頭:“博士盛情相邀,在下也不是不識好歹的人,自然是樂意之至。”

纽约黑帮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