農歷文學網 > 地獄綜藝秀 > 第四章:我是惡魔(四)
    段不斷正躺在沙發上,看著對面的液晶顯示器上面轉播的現場視頻,因為只剩下18名選手,他的運氣也不錯抽到了13號,所以他很悠閑的在選手休息室看直播。

    他看著自己手中寫著13號的紙條,語氣怪異的說道:“13號,貌似是一個奇怪的數字。呵呵!有意思,我是13號嗎!”當然他最后的那一句不是在問誰,而是自言自語。

    段不斷把紙條隨便放在桌上,自己又看向視頻上正直播的情況,現在在場上的是一個中學生樣子的男孩,看起來那男孩有些緊張。當然,段不斷也可以理解,在性命悠關的情況下沒有人會不緊張。

    男孩此時面對著這三位形態各異的導師,實在是不知道接下來要做什么,前兩個導師還好,第一個雖然是一副僵尸臉的模樣但最起碼也還是個人ps:最起碼看起來是個人;第二個就更不用說了,一個女神一般的大美女,而且眼神中透露著對男孩的鼓勵;但這第三個,卻讓男孩心里不知是個什么感覺,只覺得此時這條狗透露的神情,就好像平時自己見到美食時他的眼神一樣。

    實在是不寒而栗,男孩大了個哆嗦,結結巴巴的介紹道:“三,三位導師好,我,我,姓高,你們叫我小高就行。”說著還急忙對三位導師彎腰鞠躬。

    “還挺有禮貌的!”段不斷坐在電視機前出言調侃著,手里還拿著一顆葡萄正向嘴里扔去,純粹的是一副看戲不嫌事大的欠揍樣。

    娑娜看到這位選手還挺有禮貌,點頭示意他不要緊張,至于為什么是點頭示意,而不直接用語言安慰,原因是娑娜不能說話。雖然很難讓人接受,但這就是事實,娑娜自從出生后就會普通孩子不同,她不會哭也不會鬧,其實就是不會發聲。

    四歲以前人們還可以用孩子小不會說話來解釋,但到了四歲以后同齡的孩子都已經多多少少的會說一些簡單的音節,可娑娜還是不會說話甚至都沒有人聽見過娑娜的嘴發出過聲音。這時人們認定她是一個啞巴,天生就不會說話,而她的父母也徹底死心了。

    甚至到了最后,因為別人的風言風語,什么他們作孽生下了一個不會說話的女兒,什么上天對他們的懲罰之類的。他們親手將自己的女兒給拋棄了,遺落在一個荒野地里,這里時常有豺狼之類的野獸出沒,作為父母卻親手將自己的孩子給扔在了這個地方。

    但不知道是上帝開眼了,還是撒旦顯靈了,一個地獄的下等惡魔到荒野里面找食物時,發現了這個四歲大的小女孩,女孩就這樣安靜的坐在地上,在她的遠處正有幾道綠油油的眼神注視著她,是荒野里的豺狼,可女孩卻一言不發不哭也不鬧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被她的親生父母拋棄了,但她被拋棄時沒有反抗,雖然四歲的孩子也沒有多大的反抗能力,但也知曉一些事情,她知道自己在父母和旁人眼中是個怪胎,是個怪物,就這樣被豺狼吃掉也好。

    可事情偏偏就是這么奇怪,她遇到了一個年邁的下等惡魔,惡魔本來也是出來到人間尋找食物,但它是個不入流的下等惡魔,不敢到人類聚居的地方去,那里有一些人它打不過。雖然它是惡魔,但它只是地獄里面最下等的惡魔,其實力撐死也就能打過三兩個人類大漢,聽起來它在人類里面還算是厲害,但在地獄里面它就是一個純粹的渣。

    人類聚居的地方它不敢去,因為那里人多,而且有一些人有對付他的手段,所以它就只能在這荒野里面碰碰運氣。看能不能碰到一兩只撞在樹樁上的兔子,因為它聽說人類世界的兔子經常在樹樁上撞死,還有一些懶漢人類因為守株待兔而暴富的,所以它也想碰碰運氣。

    但不知是自己的運氣實在太差,還是兔子都自己撞死了然后被那些懶漢人類帶走賣錢去了,總之它在荒野里面轉了一周都沒有遇到一只兔子。餓得它只能在地上找些草根,樹皮之類的東西充饑。

    直到一天晚上它頭暈眼花的在荒野上亂轉的時候,忽然眼前一亮了:“瞧,我發現了什么,一直大兔子,大兔子呀!”這只饑餓的老惡魔一邊念叨著撒旦顯靈,一邊迅速向目標地跑去。

    等到了跟前它在仔細一瞧,不由得有些失望的走開了,是一個人類的小女孩,它邊走還邊想:“真是倒霉,還以為撒旦顯靈讓我遇到了一只大兔子,誰知道是一個人類的女孩。真是的,人類女孩……!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饑餓的老惡魔忽然一愣:“人類的女孩,人類的女孩?一個落單了的,只有四五歲的人類女孩,哈哈哈!阿彌陀佛,撒旦顯靈了,撒旦顯靈了!”

    老惡魔又興奮的跑了回去,這時它卻看到了有幾道綠油油的目光也注視著小女孩,是幾只尋找獵物的豺狼。

纽约黑帮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