農歷文學網 > 全球返祖——史前統治者歸來 > 第一百二十七章 詭畫(今天第五章到,求訂閱和月票)
    雖說是周末,但進入展覽館參觀的人并不多,參加畫展對于武陵市的人來說還是很小眾的,包括方野事先壓根都不知道有這個畫展,只有像周艷這樣比較關注繪畫這一塊的愛好者才會知道。

    周艷挽著方野的手臂,一起走了進去,長長的走廊兩邊,懸掛著一幅幅展覽出來的畫作,館內很安靜,只看得到三三兩兩的人,都在默默的看著畫作,沒有人大聲喧嘩。

    周艷看得津津有味,方野對這些畫并不是很感興趣,只是耐著性子陪周艷。

    開始兩人在一起,很快方野就有些無聊了,見周艷還在長廊上一幅一幅的慢慢觀看,就先穿過畫廊,走進迎面廳子里,這一路走馬觀花,大多畫都只是掃了一眼,一路看了過去。

    這些畫多半都是以油畫為主,方野也看不出這些油畫的好壞,在他看來,似乎水平都差不多,畫得的確很好,但至于好在哪里,他就說不上來了。

    對于繪畫他沒什么研究,最多只是知道一些世界上比較著名的傳世名畫而已。

    一路隨意看了過去,突然有幅畫吸引了他的注意。

    這幅畫懸掛著展廳的一個角落里,在這顯得有些陰暗的角落里,似乎毫不起眼,方野也不知為何,突然就被其吸引了,他覺得這幅畫有些與眾不同,上面表現出來的內容很有意思。

    這幅油畫的油墨色彩運用得很濃烈,畫出了一間看起來古樸無華的房屋。

    這房屋是用青磚建筑,墻壁上有一扇關閉著的木門,房屋里堆放著石磨、大量碎裂的瓷器制品,還有幾塊隱約刻著某種古代文字的殘碑。

    與四周其它的以人物或風景等為主的油畫相比,眼前這幅油畫展示出來的內容顯得太過怪異。

    方野越看越覺得奇怪,慢慢走近,他不知道這幅油畫的創作者想要表達的是什么,一幢用青磚砌成的房屋,里面堆放著的這些殘破瓷器和石碑,這油畫想要表達的主題思想卻是什么?

    原本對油畫不感興趣的方野不知何時已經摸著自己的下巴,對著眼前這幅油畫產生了濃烈興趣,慢慢欣賞著,最后眼睛落到了那幾塊刻著文字的殘碑上。

    他終于有些明白自己為什么對這幅油畫產生了興趣。

    這殘碑上的文字讓他有些眼熟,心里若有若悟,越想便越覺得相似。

    這殘碑上的古代文字,看起來竟然十分酷似那神秘失蹤的水晶殘片上的文字。

    這個發現讓方野大為震驚。

    根據他查閱的資料和推測,那水晶殘片疑似傳說中的充滿神秘力量的瑪雅圣物,水晶頭骨碎片,上面的文字疑似瑪雅文字,這幅畫殘碑上的古代文字,難道也是瑪雅文字?

    這只是巧合?還是說……

    方野突然感覺到了一種莫名毛骨悚然,勉強深吸口氣,讓自己冷靜下來,他想要看清楚一些,畢竟這殘碑上的文字很是模糊,他不能肯定這些文字和水晶碎片上的文字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有了這個想法,方野走近油畫,想要再仔細觀察,突然發覺有些不對勁。

    油畫中的幾塊殘碑就堆放在了自己的面前,如此真實,簡直就像活生生的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,這油畫竟如此逼真?

    方野感覺到了不可思議,伸手觸摸,竟然真的摸到了這殘破石碑,冰冰涼涼,這觸感如此真實,根本不是油畫中的殘碑。

    方野大驚,猛地回頭四顧,駭然發覺自己四周已經不再是那展覽館的大廳,已經然看不到其它參觀的人,也看不到油畫,他竟然活生生的出現在了那用青磚砌成的古樸房屋中。

    在他四周堆放著一方石磨,大量碎裂的瓷品制品,幾塊刻著古代神秘文字的殘破石碑。

    這青磚房屋沒有窗戶,四面墻壁都有一扇關閉起來的木門,溫度莫名陰冷,有一股若有若無的寒意,正在慢慢侵入方野身體里,令他感覺到了戰栗,汗毛慢慢豎了起來。

    自己竟然出現在了油畫里的房屋中了?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方野驚懼之下,頭皮一陣陣收縮,好在他這些日子也不知經歷了多少次的生死,心神意志遠比普通人強大得多,在驚懼之下,迅速冷靜下來,腦子飛速運轉,思考現在的處境。

    很快在他腦海里就冒出了一個念頭,眼前這一切都是幻覺。

    那油畫有問題,也許擁有某種神秘的迷惑人心的力量,類似那神秘的水晶碎片,可以控制和影響人的心靈,自己是心神被影響了,所以才產生如此幻覺。

    如果是這個原因,那么實際自己依舊站在那展覽館的大廳里,只是自己的五官和心神意識被迷惑了,讓自己以為自己處于這油畫的房屋之中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這種情況,并不可怕,只要擺脫這種心神控制就可脫困。

    想到了其中原由,方野完全冷靜下來。

    這種畫展是嚴禁喧嘩的,自己只要鬧出動靜,肯定就會有保安過來勸阻自己,自然就輕松令自己擺脫眼前幻覺。

    方野立刻就開始大聲叫起了周艷的名字。

    周艷的名字在這青磚房屋之中回響著。

    方野可以肯定自己在大聲叫著她的名字,連著叫了七八聲,卻沒有任何回應,也沒有出現他想象中的展覽館的保安過來制止自己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方野取出身上手機,發覺手機什么信號都沒有了,連緊急求救電話都打不出去。

    “看來這個幻覺比我想象的還要可怕。”方野收起了手機,意識到了只是靠呼救其它人是破解不了這種幻覺,伸出手來,又對著自己的手指咬了一口,痛感真實,再撫摸面前的殘碑,這觸感也如此真實,甚至方野拿起了一個還算保存比較完整的青花瓷器,將其砸在了一邊的石磨上。

    青花瓷器碎裂開來,碎片四濺。

    方野看著這真實的一幕,慢慢的,心中隱隱生出一種更深層次的恐懼。

    在他內心深處,一種更可怕的感覺,正在慢慢的冒了起來。

纽约黑帮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