農歷文學網 > 陸先生,愛妻請克制 > 第194章互相不留情面
    盛安安難得一次笑臉迎合,對沈玉良頗為受用,她跟他碰了下杯子,又主動碰了沈老太太的酒杯。狂沙文學網 www.kuangsha.net

    “祖母,你喝。”

    沈老太太翻了個白眼,礙于沈玉良發火,她倒是喝了下去,對盛安安則是憎惡。

    輪到季蘭時,季蘭卻頭皮發麻,不敢喝。

    “怎么,到你給我臉色看了?”沈玉良怒道。

    一個個的都不把他放在眼里!

    季蘭想換一杯酒,卻不敢說。她怕一說出來,盛安安會揪住不放,會讓人懷疑。

    她也不能以不想喝為由推搪,酒是她建議開的,她突然搪塞過去則顯得奇怪。

    沈玉良已經在發火,連沈老太太都在催季蘭,不知道她在干什么,一個沈安安就夠掃興了,季蘭又不是不會喝酒,現在怎么磨磨蹭蹭的?

    季蘭幾乎咬破嘴唇,勉強喝了一點香檳。

    盛安安微笑,繼續吃飯,她還給小寶夾菜。

    藥效很快就上來,季蘭覺得自己越來越(熱rè),連椅子都坐不住了,旁邊的沈玉良仿佛會散發氣味,勾得季蘭心癢癢。

    她孟浪的將自己靠過去。

    沈玉良和沈老太太,都匪夷所思的看著她:“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季蘭連忙清醒,“我、我(身shēn)體不舒服,先上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季蘭匆忙起(身shēn),想上樓洗個澡。

    一個男工人,則按照季蘭的吩咐,去找她。

    “太太。”男工人叫住準備上樓的季蘭,聽她后面的指示。

纽约黑帮客服